喜欢冰咖啡的粉红冻奶

贰 汋:

明天就是七七事变了……希望各位小笼包记得谨言慎行呐……(๑˙ー˙๑)

啊啊啊超可爱!!

相子酱:

[p2]关注和转发图片就可以随便拿(当头像也可以)哦~✧⁺⸜(●˙▾˙●)⸝⁺✧

【杰佣】当杰克成为求生者

千代:

1.杰克跟奈布互换角色。


2.杰克现在还未成年。


3.我敢保证这篇我一定能完结!


4.我再次保证肯定不虐!




----------------


  “你就是新来的?”沃德华看向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少年。少年身上穿着黑色的小礼服,白色的打底衬衫,就连小皮鞋也锃光瓦亮,跟他们这些糟蹋的人看起来格外的与众不同。


  “这可不是小少爷的游戏。”沃德华看着少年身上整齐的穿着,突然厌恶起自己沾满黏土的靴子起来。


  “不是小少爷。”少年这么回答着。


  


  怀揣梦想之人,走投无路之人,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他们不约而同地来到了这座庄园。只要能完成四场游戏无论是什么愿望都可以帮你实现。前提是你能活到游戏结束。


  如此荒唐不可信的传闻,却依旧吸引来了许多人。他们前仆后继,丝毫不畏惧游戏的凶险。


  庄园的大门关上了,新一批的追梦者们已经到齐。大厅坐了将近十六个人,美食也一道道被送上了桌。人们开始狼吞虎咽起来,这里的食物和住宿也是这里会有这么多人前仆后继来的原因。


  沃德华将一个笔记本丢到了还在发愣的少年面前,笔记本在桌上旋转了一圈半停住了。


  “这是什么?”


  “日记本,这也是游戏的附加条件,每个人都必须要写日记。”沃德华啃咬着一块松软的白面包,后来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你认字吧?”


  少年点点头,将日记本收起。


  “我叫沃德华·威斯克。先吃吧小少爷,游戏开始了要是没有充沛的体力可不行。”沃德华递给少年一块面包。少年沉默了很久没有接下,就在沃德华尴尬地想要收回手的时候少年却接下了。


  “谢谢,我不是小少爷,我叫杰克。”


  沃德华看了会儿刚刚递面包过去的手,指甲缝里衔着一些泥土,偏黑的皮肤显得又脏又难看。他有些不好意思,他也曾在贵族家里当过一段时间的长工,这些细皮嫩肉的少爷有多洁癖爱干净他也是知道的。兴许这种他看起来美味无比的白面包在对方口中也是太过粗糙的食物。


  沃德华斟酌着自己是不是已经被这位小少爷加入了黑名单,要知道这些上等人发起脾气来老是一声不响的。


  “沃德华……哥哥,游戏是怎么样的?”杰克的话语打断了沃德华的思绪,他抱着面包小口小口啃食着,丝毫看不出美味的样子,也看不出嫌弃的意思。


  沃德华向杰克解说了一会儿这个庄园的游戏。


  四个人为一个小组到一个特定的地点进行解码逃脱,而在解码的过程中会有监管者进行巡逻并追捕求生者。


  说道这里的时候沃德华舔了舔嘴唇:“但是我们更喜欢叫那些监管者‘屠夫’。”


  “听起来很凶狠。”杰克评论道。


  沃德华的脸上没有笑意:“确实很凶狠,你只要见过一次就知道了。”


  被抓住的求生者会被屠夫放到椅子上,介时他的同伴可以选择救或者不救。


  “如果是你的话,我并不建议你去救人。当然我只是提议而已,具体要怎么做你自己考量。”沃德华看了一眼杰克瘦小的身板,不明白这种看起来连一桶水都拎不起来的小孩子是怎么混入这场游戏来的。


  “求生者除了逃跑之外,还可以用木板跟窗户之类的来拉开跟屠夫的距离。”


  “不能攻击屠夫吗?”


  “什么?”


  杰克手中的面包已经吃完了,此刻他翻开了空白的日记本,雪白的书页翻得哗哗作响。


  “让屠夫丧失追逐能力,或者直接杀掉的话……”


  “屠夫是杀不死的。”沃德华的语气变得慌乱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言论,更多的是植入内心的恐惧被勾了起来。


  “听着,别想着去伤害或者杀死屠夫……他们根本就不是人类。”


  杰克不理解沃德华的意思,但是还没来得及询问,关上的大厅门就被人踹开,砸在墙上发出闷响。


  大厅里所有人都看了过去,走进来的是四个异常高大的男人。他们的衣服与装备华丽又诡异,就像是杰克小时候度过的万圣节——大街上游走的那些高调的如同鬼神的装扮。


  唯一像正常的人只有走在最后面带着兜帽的男人,穿兜帽的男人身形瘦长,对比起另外三个,这种身材甚至能用妖娆来形容。


  自从这四个人走进来以后,大厅里本来嘈杂的谈话声骤然消失不见。气氛凝固了起来,随后众人纷纷离桌,他们并不想跟这四个人同桌吃饭。


  “他们是谁?”杰克向一旁的沃德华问道。


沃德华的身体紧绷了起来,他能感觉到那四个家伙朝自己跟小少爷这边看了一眼。索性那四人并没有要计较的意思。


  “监管者,庄园主人让他们来跟我们……培养感情。”沃德华凑在杰克耳边小声地说道,“快点吃吧,我先走了。”


  沃德华逃命似的离开了,短短几十秒之内热闹的大厅只剩下残羹冷炙,还有那外形古怪的四个人。


  “吃吧。”一个脸上缠满绷带的人对着其余三人说道,他的声音又低又粗,嗓子被烟熏过那样沙哑。


  “或许下次我们可以早点来。”小丑样子的男人摁了摁自己鼻尖上的红色圆球,“我还能给他们表演一点小丑的绝活什么的。”


  “裘克,他们只会感觉害怕而已。”带着兜帽的男人开口说话了,“早点吃完早点休息,明天还有新的游戏。”


  “班恩你在做什么?”小丑脸上涂满了白粉,红艳艳的嘴唇被画成一个灿烂的笑容。


  被叫做班恩的人脑袋是一个雄鹿头,他不会说话,只能比划着解释餐桌下面有人在碰他的蹄子。


  杰克被抓了出来,四个让其他求生者胆战心惊的监管者围着他。


  “你在干什么?”厂长里奥低着声音问。


  “摸他的蹄子。”


  “……你为什么要摸他的蹄子?”


  “因为他的脚跟我的不一样,我觉得很好玩,所以就摸了。”小孩子的答案无懈可击,还带着一种理所应当。


  四个监管者都太久没小孩子交流过,或者说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不害怕他们的求生者,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搭话好,索性都沉默了下来。


  杰克却不老实,他又伸手去摸班恩的鹿角,大块头的班恩拖着椅子远离了他,对着他摇头摆手。


  最后还是里奥打破了沉默:“班恩不喜欢有人触碰……抱歉。”


  杰克听见话语收回了手,用一种打量的目光看着里奥。里奥有些疑惑:“怎么了吗?”


  杰克摇了摇头,他回到之前的座位上拿着日记本啪嗒啪嗒跑走了。


  里奥有些莫名地问其他三个人:“我有说错什么吗?”


  另外三个人也搞不懂,小孩子的脑回路或许跟大人们不一样吧。


  “那个小孩也是求生者吗?”裘克吃着吃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个游戏居然让小孩子参加?这也太过危险了!”


  “新人么,我记得明天跟新人游戏的是奈布吧。”里奥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奈布。奈布察觉到里奥的目光后抬起了头,他擦了擦嘴角:“我可以试试,放点水什么的。”


  “还是别了吧,这毕竟是我们的工作。”里奥这么对奈布说。


  


  杰克遇到了他明天的队友,一对长着雀斑的双胞胎兄弟,乔、琳西,还有一个带着眼镜羞答答的女人玛利亚。


  他们都比杰克高上不少,这是肯定的,成年人跟未成年人的差距。乔这对双胞胎兄弟在见到杰克后就再也没有了理会的兴趣,他们径直转头,霸占了里面的上下铺。


  玛利亚倒是跟杰克说了不少话,零零散散的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还是睡在上铺的琳西嫌她吵,丢下来一个枕头她才哆哆嗦嗦地停止了。


  杰克躺在床上翻开日记本,他写下了日期,星期,在天气那栏想了一下,写上了晴天,后来又将其抹去。


  离开家的第一天,一切都很好。


  写完之后杰克合上了日记本,将它放在了枕头底下,安稳地睡去。



荆棘谷:

傻白甜ooc随便笑笑吧打我轻一点我还想活🙊🙊🙊


对了,交往前提。



莫名其妙很喜欢这种相处方式吼……

是非常沙雕的面前是可怜巴巴的床上是打了鸡血的猪蹄(这人在说什么)

偷偷迟来的给砚哥的520快乐,就算你沉迷找专杰我也爱你臭臭砚(小声bb)

啾咪,a5尺寸到底多少🙊🙊🙊

西伯利亚大仓鼠:

[ 杰佣同人 ]Part.3

5.20快乐哟w

今天 ! 你们 ! 吃糖了吗 !

没吃的话就张嘴 !

「杰佣」写手和画手要怎么谈恋爱.中

燃犀:

☆严格来讲是插画师杰克×作家奈布,一篇人设爽文


☆ooc,私设成山,请见谅……!


☆520快乐!












16


切一下镜头。




17


“等等,你再说一遍?老板是谁的粉?”


“佣兵。佣兵。佣兵。说三遍你接受了没?”




18


“没……”裘克把头摇成拨浪鼓,“是粉会高调转发带节奏说人短小?我还以为佣兵哪里得罪老板了呢……”


“登错号了吧。如果只是个没什么粉的小号点点赞槽槽短小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美智子以文件夹掩唇,把声音也一并压低,“怎么?你之前被叫进去喝茶的时候,没注意到老板办公室书架上有佣兵出版的所有书吗。”


“……没。”这还真是粉不如黑。裘克捂脸,真实无语。




19


他的无语马上就要变成无语凝噎。


美智子端着杯茶,芭蕾舞者那样挺直了脊背似笑非笑地瞥他,“唔,你猜老板知不知道你给他买热度的事?”


“不知道?”


“梦做得很美,醒醒,隔壁房,老板有请。”




20


裘克精神萎靡地起身,准备挣扎最后一下:“要是我说只买了几块钱的能减刑吗?”


美智子啜饮一口红茶,想了想,“死缓吧。”




21


裘克视死如归地拉开了门。


看到一个鹿头正严肃地盯着他。




22


“……”裘克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和视线一同下移,从站在书柜前整理的鹿头人挪到桌前端坐的、他称呼为“老板”的人身上。


杰克捧着本书饶有趣味地观察他的表情,仿佛只是在看自己的绘画素材。


顶着鹿头的人——其实是他的同僚班恩托着咖啡托盘走上前,把一盏白瓷杯摆到杰克面前。


哦好吧。裘克面对现实了,没我的份。




23


介绍一下?




24


裘克,据说这是他自己改的名字,原名已不可考。可以说是顶尖的恐怖漫画家之一,个人风格鲜明、画面表现力强、剧情伏笔也相当出彩。并且漫画中毫不避讳对于血腥猎奇场面的描绘……在上面加大对恐怖漫画审查的现今也坚强地顶风作案。此外裘克还有用马甲画沙雕短漫的习惯……然而其人脑回路太过清奇导致笑点诡异,短漫在作画绝佳的情况下也很少有人能够理解。


美智子,笔名红蝶,是一名……恐怖少女漫画家。在突然对画漫画感兴趣之前一直做的是服装设计专业,因此她作品里角色换装可以说是相当频繁,这些华丽繁重的服装设计也得到了大批coser的追捧,每次漫展都能够起到绝好的安利效果。顺便一提,美智子作品里常有意想不到的转折和十分放飞自我的作画,这种突然间san值狂掉的感觉很难想象出自一位外表温婉美丽的女性之手。


班恩是名寡言的实干派,海归,管理系毕业,目前担任杰克的管家——呃不,秘书,或者说代理。正常人的简历下是一颗行为艺术爱好者的心,在得到杰克默许的情况下甚至将这种行为带到了工作中:面具、油彩、长裙、人体雕塑,再加上这次的鹿头,大概差的只有裸奔。然而班恩对不熟悉的人表现相当正常且可靠,尤其在媒体镜头下——因此普通群众眼里他只是杰克的良好代理。




25


“呃,Boss……”裘克搓手,“我昨天……”


“上周截稿日的稿你昨天才交。”


“对对对!”认错态度主动能够取得减刑,裘克小鸡啄米式点头,点完觉得不对,“嗳,不是,Boss你叫我不是来说……”


“下次再发生特蕾西打电话来哭诉你拖稿的事就麻烦你收拾包袱自己……走。”杰克拈着杯柄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那个可疑的停顿裘克估摸着原本是个“滚”字——看起来对方对自己买热搜这件事全不在乎甚至还有些满意?真的是粉?


裘克在心底这番话窜上嘴边之前忙不迭溜了。




26


门关上了。


杰克转头看一边站得笔直的班恩:“……你买头条了对吧?”


鹿头头套下的眼睛直视前方:“八百不到的那个。”




27


“下次我让你买你再买。”


杰克起身,“我有事出去一下,今晚有什么人来就拜托你了。”


“好。”班恩面无表情地答应了。




28


裘克心惊肉跳地看着杰克推门、披外逃、从他办公桌前经过,电脑屏幕上他摸鱼的界面还没来得及关闭——


没注意到真是太好了。裘克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杰克带笑的声音就从他头顶上飘过来。


“上班摸鱼扣工资。美智子帮忙记一下。”




29


“……”裘克扭头,美智子表情愉悦地对他做了个摊手的动作……裘克忿忿转移话题,“老板是去干嘛?”


“像个偷窥狂那样喝咖啡——”温婉甜美的女音忽然被刻意压下来,美智子用仿若毒舌吐信般的嘶哑声调抛出下半句话,“别多好奇,否则扣工资。”




30


奈布走进咖啡馆,坐到他熟悉的位置上打开电脑。


艾米丽小姐坐在吧台后,看到是他,隔着空气和他遥遥点头以作示意。


艾米丽是这间D调咖啡馆的女主人,据说原本是名医生,后来攒了足够的钱从医院辞职盘下这家店面——对比一下医学生毕业年龄和艾米丽小姐年轻的外表怎么看都是件细思恐极的事,奈布拒绝深究。大约半年前他第一次来这家装扮很有格调的咖啡馆,后来因为写作需要就变成了这里的常客。来的次数多到足够他们熟悉后,每次两人都遥相致意后互不打扰——当然,艾米丽会让侍者为他端上一杯卡布奇诺,上面裱花常常出自这位女店主的手笔。


——艾米丽的业余爱好是画百合条漫这件事,就先放过不谈吧。




31


奈布对着闪光的电脑屏发呆。


空空如也文档被打开在他眼前,而他脑海里,“黑粉”和“短小”像两只苍蝇,在思维的缝隙里嗡嗡地飞……缝隙大概有马里亚纳大海沟那么大,而写作灵感还在沟底等他自己打捞上来。奈布一时间敬佩于自己的比喻,并认为这搞不好是个绝佳的拖稿理由。


他用电脑码字也是这一年来才有的习惯,此前一直将就着使用手机备忘录,偶尔WPS。后来他发现,自己没法在有网络的情况下做到完全的心无旁骛,就干脆换了电脑并屏蔽所有wifi——被玛尔塔嘲笑还不如换台打字机。




32


现在奈布自己也觉得应该换台打字机。


他心内天人交战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手机。他昨晚那篇更文在Jack的推波助澜下转发突破一万大关,带来的粉黑兼半,当然从话题度来说无疑是件好事,虽然奈布并不喜欢。


而Jack再无动静。回想一下这个人除去“短小”之外,没和自己有过其他任何交集,毕竟自己今天第一次知道他,玛尔塔的言论过于无稽——奈布目光滑到网友刚刚扒出来的记录,遥远的四年前,他给自己获奖的出道作那条杂志社微博点过赞。




33


现实别再打脸了,再打就要肿成包子脸了。




34


“相信女人的直觉。”


群里损友的消息不知为什么永远比他灵通,奈布才看到网友的最新锤,玛尔塔就一个屏幕抖动把他摇回了QQ,“四年了,算半个长情粉了。”


“一粉顶十黑那种?”克利切调侃。


“活生生的灵感来源生活范本啊。”瑟维说,“符合我的玄幻题材,下个坑我要写魔幻现实。”


瓦尔莱塔则以喝茶般的口吻说道,“搞不好更好加料编织一个可歌可泣令人歌颂的爱情故事呢。”




35


——我就是好奇一下你们的看法,谁知我竟变成了你们的素材。


和作家当朋友就是这点不友好。




36


“那个,佣兵大大。”连艾玛也在QQ上敲他,“我能再窗一个月画你和Jack的突发本吗?”


“……出本这种事哪有当着正主说的……”奈布很想罗列上千条拒绝的要求,但他觉得艾玛能够凭借小姑娘那种一往无前的意气给他胡搅蛮缠地反驳上万种,于是他只能苍白无力地回道,“我根本没见过他。何况他不是个肥宅?”


“当然不,他在我心中一向是殿堂级插画家,不可采撷的高岭之花——不准说我粉丝滤镜!”


“……”奈布自觉应付不来,干脆利落地鸣金收兵,“只要你的粉丝没意见就可以。”




37


QQ,关闭。


奈布神色复杂地锁屏关机,重新面对电脑,空空如也的文档稳定地欢迎他投来的目光——如果这世上有自动写作机或者记忆清除橡皮……


侍者端来卡布奇诺在他身边立定,也让奈布及时从想入非非中抽身,还有个原因是对方直立的身躯挡住了人造光,在奈布身前投下片不算暗的阴影。对方身量修长,肩腹形成一个好看的倒三角,搞不好身材也是完美的黄金比……而侍者面孔苍白的英俊感让奈布不由得多看了几秒——这个人的外表就是很适合写入自己故事的素材。奈布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


新来的?他漫不经心地想。因为大多数时候给他端来咖啡的都是名叫“海伦娜”的女孩。


男性侍者彬彬有礼地开口:“要什么裱花,先生?”


今天艾米丽没有给自己画么?奈布仔细回忆了一下平日里艾米丽顺手给他的涂鸦:熊、兔子、叫不上名字的图案,还有花……什么花来着?于是他顺口答道:


“一朵玫瑰,谢谢。”






T.B.C






感谢阅读,大家520快乐呀☆


不知道怎么感谢喜欢我文章各位,就在这篇文的评论里抽一位小天使送蝶影发簪吧!因为游戏里无法直接赠送,所以vx或者zfb都可以!截止到21号下午5:21☆


最后这篇文的上章告诉了我自己flag不能乱立……不管了我明天下午一定能写完它!


超链明天补☆

柒:

车走这里   @路予安 

要说的都在封面上啦!

憋了两星期憋出来的ww 不会画画真的很抱歉

是游戏里的真实事件,只不过稍微改了一下,很多地方是靠记忆画的所以有bug请无视...

我就喜欢欺负小丑

白水煮白粥:

上一话

☆嘿嘿,齐头帘越画越顺手😂
☆我们的杰克有手杖了,鼓掌(○゚ε゚○)
☆被公主抱的时候不挣扎了( ´艸`)

白水煮白粥:

☆就是想画一画变小的克利切( ー̀εー́ )
☆慈善家作为免费角色真的很好用了,除了qte有点多。手电筒几乎用不到,日常摸箱子换道具(ง •̀_•́)ง

かぜ:

杰佣厨遇上四佣兵的狀況

((杰克os:全部都过來抱一个

(龟速修机,和杰克慢慢儿玩吧///